“早点睡吧,睡醒了就到春天了”

    当时我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遇到了她。她仿佛是醉了,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着。我走近她,指指旁边公园的长椅,她也不在意,摆摆手说,好啊,跟个小妹一起去。

    我们坐在椅子上,冰冰凉凉的。我把围巾的另一端递给她,倒也不客气地接下了。她身上有很浓的酒气,倒有一股清冷的味道。就像是早些年抹在额边的凉油,搁在现在却让人有些寒颤。让人清醒的很,不理智不起来。我愣是没说话,呆望着黑黑的天。

    要下雪了?她问我。冬天的深夜里只有车轨碾过的声音,带着湿淋淋的气息渐行渐远。她不刻意放轻声音,突如其来地,我就被她吓了一跳。她看着我的样子笑了。我自嘲地陪她一起笑。天很阴。我说。她仍带着没收起的柔和笑意,下雪也好,更安静些。我不置可否地又扯了扯嘴皮子。怎么喝成这样醉的?我问她。她说,今朝有酒今朝醉。那么多酒,我就尽数喝了。


评论
热度(1)

© 叶沉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