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间俗梦

好像哪里都下雪了。
天气忽冷忽热的,一个礼拜前去学校的路上还有过春风拂面的错觉,从未想过现在的我出门变成了全副武装。
这个周三的中午,有着灰蒙蒙的天和被风吹弯的树,以及无数双带着憧憬望向天空的眼睛。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现了飘着的原来是雪花而不是哪个学生羽绒服里被揪出来的白毛毛。
于是他们便欢呼起来。可以名正言顺地逃掉余额三天的上课日子和数张迎考卷子,这才是这帮少年目光十分留心天空后面怀揣的小小私心。他们已经商量好什么时候去打雪仗,哪怕窗外冷风枯树依旧。
这是个多事的元月,直到现在我也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亲切地用手捧起一团雪,捏成硬硬的雪块塞进谁的脖子后面。除了能在放学路上悄悄地把别人车玻璃上的雪捉下来,捂在手里,但一会儿就又觉得太凉,满怀不舍地随手扔了。我一直待在全天开机的空调房里,偶尔往窗外刺眼的银白天地里望几眼。
没事儿干的时候,我会收拾收拾房间。如果翻到勾起记忆的东西,就拿着看着站一会儿。今天,从今年2月到5月中旬的一本笔记猛然出现在我眼前,拉着我的手要带我回去。那时候正在为考试奋斗。奇怪的是,我总是不记得课堂上的内容,除了英语老师每周一都会说的那句“又到周一了”,这时候她的说话神情就那样浮在跟前,很近很近,好像我从来就没有走过。写到这里,非常想念她。上次返校遗憾没有与她见面。周末最乐意去上她的课,听她讲故事开玩笑,陪着朋友去买吃的喝的。仔细想来或许也没那么有意思,但人对回不去的东西就是有个挂念与怀想。哪怕是我如此厌恶的如今,都会被美化以后呈现在记忆里。
扯远了。
明天似乎仍有雪,或许今夜就有。期待与否,都不要紧。

评论

© 叶沉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