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

需要更多的勇气 坚韧 无惧

唉…对不起啊,今年应该有点严重

昨天的梦也好有趣 梦见一帮人在超他妈无敌豪华大泳池(不是舞池)里穿比基尼蹦迪 including me
往里面走 这个场地巨大巨有钱 不知道啥赞助商赞助的 结果前面全是货架(一小部分淹在温温的泳池水里)货架上各种吃的喝的生活用品 竟然在认真思考买点儿回去
整个夜店(?)都是暗红 金黄和黑色的色调 真的超级无敌奢华 大部分地方有恒温的水流淌 没到脚踝处 水光粼粼的更好看了 没水的地方基本都是走廊 铺着暗红的地毯 暧昧的灯光 不过没有服务生 很安静

都说一眼望得到头的人生无趣 但我希望如此
只想平和过完这一生

我想考好一点…

我现在可以一觉睡死过去吗

总是绝处逢生 可爱的少年回我了 原谅一切

我记得我昨晚做的那个梦。家里的木地板光洁,外面有夏天的云。父母跟我讲,我们搬去租房吧。我们在市中心,那里人少一点,也许就不会炸。然后我坐上家里的旧车,一路上街边的房子一个个被炸掉,但是却没有烟……车窗把我的脸模糊地印在干净的天空上,白云在我嘴边。我好像有些对于住了十年的房子将被炸毁的惆怅……也止于此。

我在哪里?在硝烟弥漫的地方,子弹擦耳而过,轰隆隆的炸弹下雨,百年大树升起火苗,噼啪作响,浓烟吞噬蓝天。我打开窗户,便看到这副模样。关了窗,香樟的绿滴进了蓝天,蝉鸣窜到白云里去。日落之后,我死在仲夏夜。

如此,总是想起那些夏日。狂妄的,蓬勃的,憧憬的,脆弱的……只是因为它们属于夏天,便都有如尤物少年,像粗大的深绿的枝蔓绕满了木架一般,紧紧缠住我的脖颈。

文史社科类丛书书单。

🐳:

很多都没啦。。。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说的是书嗯:)感谢所有的分享者!



二十四史全译 http://pan.baidu.com/s/1mgil8AO#path=%252F



历代笔记小说大观 https://pan.baidu.com/share/link?uk=201641933&shareid=2722776501


历代笔记小说丛书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uk=2231463016&shareid=614321417...

明天就要开学考,我去练了一个喵哥小号。做到三生树底下的时候才发现重制版的改动,我这么久没有来过明教吗?好像是的。
三生树底下从来都有很多人插旗看风景,我以前似乎也和陌生人说过两句话。是我自己一个人来的还是和亲友一起,我也不记得了。90年代的录屏和截图因为换了电脑,留下的不过寥寥数张。其中一张是我的花姐穿着当时秦风的浩气同模装备在三生树下面坐着,当时忍着卡顿开了电影级画质截了一张,结果发现还没低配好看。
我不记得是哪天的什么时候,三生树上坐了一个喵萝,我也飞上去打坐。那时候还没有“谁在看我”这个东西,于是我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口说的话。
记忆真的是糟糕透顶却又美妙的东西。我丝毫记不起那天的细节...

“小狸奴,你要听话,一辈子那么长,良辰美景总是看不完的嘛。”

我以前喜欢看日出,觉得日落有穷途末路的味道。后来才渐渐发现日出原是一件残忍的事情。拂晓时候,天还黑着,神隐秘地宣布这个夏天结束。天大亮时,人们才知晓这个事实。但他们此刻便要忙碌起来,纵使可惜也无可奈何,连夏天的影子也无力去捉。

骨科兄弟永远好嗑!特别是古代政斗 亲情爱情权力的交织太带感惹(

1551这条线太好了 我永远喜欢太子.jpg

我靠 被撩了一下 呃 我死了

我好久没有看见这样金色的晨光,于是我们又重逢在立秋第二天。好吧,秋天有时候确实温柔而浪漫,不过冬天不会。灰尘在懒懒的光晕下飘着,我昨晚睡了四十分钟,马上我会去学校,夏天真的结束了。我想起来去年的最后一天,我那天下午泡在电影院里连看了两部电影,走出来的时候天早就黑了。那时候我突然不想走进黑夜,这必将是道单向的道别路……而我再走进晨光时,夏天已不知所踪。

Goodbye July.

回到家了。好累
这趟模模糊糊的旅程应该是暂且结束了,出发的时候也不知道去哪里,随便拣了一个方向就飘走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是要去一趟武汉的。
我以前没去过武汉。
说这是趟模模糊糊的旅程,就是因为对一个从未到访过的城市,我竟然失去了好奇心…我在黄鹤楼底下看见一个男生。之所以说是男生,是他打扮的像一个会露出灿烂笑容的,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大学生。他蜷缩在一长条石凳上,我们悄悄路过时恰好是他惊醒的时候——他似乎是吓了一大跳,但又不像。他的黑框眼镜在他的球鞋下翘得老高,而他面无表情地看见了,又轻轻地把它捞上来,脸上没有波澜,抬手遮住了黯淡的眼睛。他没有向我表达任何情感,只是说,哦,我在这儿。又或许他并不想向世...

心里酸涩
无所谓啦 怎样都好。
今年不要再复发啊

要过去的几十年里总会有十几个无法成眠的夜晚。腹部剧痛被抬上急救车,在耳鸣声里看见蒙上薄雾的昏暗小城;机场大厅彻夜通明,凌晨三点心跳得快要蹦出来,却依然有大大小小的包裹随着匆匆忙忙的过客一起消失,不知道何时能再见一面。天亮是一个期限,有人迎来了光明,也有人被曦光逼迫到了黑暗里。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还是看得见星星,但当时我说活着真好,天快亮吧,太阳啊早安,我又活过了一晚上。我在机场安排的宾馆里睡了三个小时,换洗的衣服随着心思一起逃跑了。我浑身汗津津的,硬邦邦的外衣贴着皮肤,甚至是胶黏的程度,好像三个小时前的焦虑还扒在身上。后来我回家了,路上睡了四十七分钟,躺在家里的床上又睡了五个小时。哦,我把外套脱了...

在每一个淅沥有雨的绵长夜晚,每一个有玉兰花伸进窗棂的深巷里,玉白的花瓣悄悄凑近窗上的寒梅雕花,它们互相纠缠宛如双生,它们互相狂烈地散发出浓郁的清香。青石板遇上雨滴会变得脆生,木床遇上美人会嘎吱作响。

夏天。夏天有粉红色的海,像纠缠在皮肤上的黏腻汗水。有黑色的天,深绿色的香樟。有金灿的灯光,打在身上渗出西瓜的果香。美人脱衣伴我眠。

夏/天/适/合/搞/姬

不知道说些什么,睡吧。再醒来的时候,十五岁的我正式宣告死亡。

我常常会默念:十六岁。我今年原来是十六岁。在这样的年岁里,每一天都会闪闪发光。觉得离开家是今晚的事,找工作也不过是明天就去,后天我会不会就突然淹没在人间里,永远失去了独处的能力。758天以后的傍晚6点,世界正式宣布我成为地球online玩家。

我当学生那几年

以前,我坐在教室里的时候,会突然觉得天花板刺眼。视线被白光占据了以后,才能感受到时间是一下下割在身上的锋利刻薄的小刀。划开皮肤,刺裂血管,穿心洞腹。这时我会觉得时间像粘稠的面糊,怎么搅都还是黏巴巴的一团混沌。它正在这样流逝着,漫长而安静。只有耳畔蜂鸣提醒你,时间真的在走。
人对世界的认识,是在被不断修复的。我猜,到最后应是大道至简,返璞归真。独自探索研究世界,无异于凝视深渊。深渊可以万众瞩目,但我不行。深渊所至则众目所至。我承受不住深渊的回望,于是只敢悄悄瞄一眼,就心虚地转移视线。

噗 做梦和松哥劈哥甜蜜约会 而且都是半路俩人都不见了 我一个人去玩解密游戏……😂😂

1 / 2

© 叶沉茗 | Powered by LOFTER